当前位置:公益中国爱心满世界 -> 众人评议 -> 感悟人生 公益募捐 巡演动态 爱心传递 新闻中心 服务指南
  广告位 更多...
 
文章管理
背 影

信息来源:公益中国爱心满世界 作者: 世界学习室(QQ:530761333) 发布时间:2010-04-30 16:49:26 浏览:1262次 评论:0

  

前几天,报社的老同事李党生给我来了电话,说他父亲李心斌已逝世十周年,儿女们要找个方式纪念一下,因为父亲算是个文人,身后留下了不少零散的作品,就决定把它们编辑成册,问我能不能给写点什么。

这个请求,我实在不好推脱。其实,虽与党生是同事,认识他父亲却在前。80年代初,我留校在大连师专工作,业余时间搞创作,写了东西大都给了《海燕》。市文联在市委大楼里办公,《海燕》在南山街10号。《海燕》和文联经常召集业余作者开会,就这样跟李心斌老先生熟了。

只是时间已过去得太久,许多曾经深刻的记忆成了碎片状。现在仍能够回想起来的,可能就永远不会丢失了。我记得,李心斌先生是个红面子人,脸上总是挂着和善而谦卑的笑意。这种笑意既让我感到温暖,也让我感到悲哀。与他同时代的人,大多经过了境遇沉浮,身世变故,有的人被磨没了棱角和个性,有的人则走向了冷硬和尖刻。李心斌先生大致属于前者。虽然我一直不知道他究竟犯过什么错,但我知道他肯定受过不小的挫。

我的这个直觉,在近日得到了证实。阅读李心斌先生的自传和部分文稿,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原来他最早做过文工团的演员,后来成了卓有成就的编剧,其中的一个剧本还获得了东北地区的大奖,让他在那个年代争得一度辉煌。然而,命运在此后不久即滑入低谷。说不清的“历史问题”,让一个艺术生命在全盛期嘎然休止,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表现年轻人的气盛或骄傲,就开始在漫长的压抑里蕴酿那种令人心疼的笑意了。

好在,他赶上了文艺复兴的末班车。1980年代,在文学艺术尚处于社会主流的时代,他回复到原来的自己,虽然创作的高峰已过,仍还可以写点什么。当我从师专调入大连日报文艺部做了副刊编辑,李心斌先生就退休回家了。可他并没放下笔,因为我能不断地收到他的投稿。他的稿子一般都让他的儿子党生转交给我,另附上一封言恳意切的信,意思是叫我不要为难,此文不过是一篇小作云云。人虽不在眼前,我却仍能看到那一丝凝固在他脸上的和善和谦卑。还记得,我曾在办公室接到过他的电话,邀我有空到他家坐坐,说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了,可手头还有不少要写的题目,想跟我讨论讨论,原因是自己的写作没有长进。在他面前,我是晚辈,所以我很是犹豫,终于没敢登门去跟他讨论。

我看到,在这本小册子里,就有当年我编发的文字。如今再读它们,真是百感交集。在这个世界上,在芸芸众生里,有一种人是文人。文人有文人不幸,也有文人的大幸。这就是,在他肉体的生命渐行渐远之后,精神的生命仍可以文字的形式再现和永存。

谨以此文,献给李心斌先生逝世十周年祭。

Tags: 责任编辑:大伟
1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上一篇]球上的祈祷 [下一篇]别样花别样红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总部联系电话:13731554653 QQ:530761333 邮箱:530761333@163.com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林西
技术支持:世界学习室(联系QQ:530761333)
备案号:冀ICP备09030492号 代理备案QQ:53076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