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公益中国爱心满世界 -> 众人评议 -> 社会关注 公益募捐 巡演动态 爱心传递 新闻中心 服务指南
  广告位 更多...
 
文章管理
情暖人间

信息来源:公益中国爱心满世界 作者: 世界学习室(QQ:530761333) 发布时间:2014-03-27 14:22:00 浏览:2749次 评论:1383

  

在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步达远镇新兴村的一个小堡子里,住着一家三口人,男主人叫王福贵,女主人叫李萍,一个女儿叫王颖芳,她今年十三岁了。

还是在去年要过年了的时候,我们计划生育协会走访计生困难家庭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家。坐下来听着这家主人述说为了家里可爱的孩子走过的日子,我哭了,那眼泪想止都止不住,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可我的泪我知道,那泪水里裹着的,是感动——为了父母与孩子间的那份亲情,为了人间的那一个个的好人,为了人间那一份份真情。

孩子王颖芳是王福贵和李萍在桥边抱回来的。

王福贵夫妇结婚17年未生育。零三年八月一日,听村民们说在离他们家两公里

的公路桥边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在那哭着,挺可怜的。夫妇俩听了,二话没说,赶紧跑到了桥边,抱起孩子就回到家里,于是,这个家里多了条生命,多了个女儿,多了份快乐,多了许些的幸福。孩子,成了这个家里的宝。
妈妈:当时的孩子瘦啊,小脸和身子上就是一层皮儿,可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条命啊,我和她爸就商量了,咱努力吧,能养活就养活,实在养不活了,咱也尽心了。奶粉挑好的买,每次家里做小楂粥,我都小心着把最上面的那一小层人家都说最有营养的糊糊盛进小碗里,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就这么的,孩子活过来了。孩子越大身子越好,越大越乖越懂事儿,那时候,孩子她爸要出去打工,在私人煤窑里挖煤,她爸说,那煤井里推煤进出的道还不到一点五米高,只要进到井里就直不起腰,一个来回得两个多小时,我不让他干,孩子爸说,下井虽然累,可挣的多啊,一天能挣一百来元,咱得为孩子上学多攒点钱啊。她爸每次出门,都抱着孩子不舍得离开的样子,一个劲地亲孩子的小脸儿;每次她爸爸回来,只要孩子知道了,就早早地跑到村口接,一下子就会蹿到爸爸的怀里,搂住爸爸的脖子就不放手。爸爸就笑着抱着,一直要抱到家里。我记得那是孩子五岁那年秋天的一天,傍晚了,孩子小脸儿红扑扑的样子,高兴地跑回家里,乐呵呵地告诉我:“妈妈,我捞到茧了(捞茧,就是秋天了,农家有放蚕的把茧收回了家,可隔三差五的还能拉下几个,就小心仔细地去找)!”边说边从她那小小的衣襟里,露出有十来个茧的样子吧,让我看。可我刚想拿起来看看,她就用小手盖住了,说:“妈妈你别动啊,这些茧等爸爸回来了,咱一起吃”!

爸爸:那段日子,我们过的是真幸福!在矿上,一想想家里的孩子,我就一身的劲,有时候别人休息了,我就顶班,一个是能多挣钱,还有就是能攒班,好回家看孩子。有了这个孩子,我们就是完整的一个家了。

可就是这么个幸福的家,发生了变故:孩子在6岁那年二月份,得了再障性贫血。

宽甸县中心医院化验单:白细胞2.9(正常3.5-9.5);血红蛋白3.9(正常115-150);血小板1千(正常12.5-35万)红细胞1.3(正常3.8-4.5)。

妈妈:孩子刚开始,就是觉得混身没劲,也不出去玩了,整天躺在家里不出屋,问想吃什么也不说,让出去玩也不去,我还以为是感冒了,几天后越来越重,我都不信村里和镇里的大夫,就直接去了县医院。县医院化验单出来后,医生告诉我们,让我们赶紧去沈阳,到大医院看一下。看着医生那眼神,听着医生告诉要去沈阳,我一下子就懵了,看哪哪都在转。沈阳圣经医院儿科主任王红教授接待了我们,骨穿后在诊断书上写下了:再障性贫血。当时孩子爸我们一起去的,听了教授的话,孩子爸爸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捞都捞不起来,身子软软的,一个棒实的大男人啊,就这么一下子就倒下了。接着,王

教授告诉我们,这病是可以治疗的,只是费用太高,一般家庭承担不起。孩子他爸听了又一下子来了精神,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拽住教授的手不放,一个劲地哀求:“救救我闺女吧,救救我闺女吧”,那眼泪,抹的满脸都是。那时候,孩子还小啊,她怎么就像是懂事儿了呢?紧紧地抱着爸爸的大腿,一声也没有,就是一个劲的抹眼泪,抬着小脸儿,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望着爸爸。我当时的心像用针扎着碎了一样。

爸爸:我抱着孩子,不知道怎么走出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口孩子对我说,爸爸,你抱的太紧了,我上不来气。看着孩子妈提着药走的每一步都像要摔倒的样子,看着孩子煞白的小脸儿,我把孩子放下坐在台阶上,我扶着孩子妈妈也坐了下来,我们就静静地坐着,好长时间谁也没说一句话。中午了,我说,孩子妈,咱这孩子,这病,咱给治!咱还不都不老吗,钱我去挣,不管花多少钱,就是咱卖血了,咱也治!
从这个时候起,这个家走上了给孩子治病的路。
妈妈:我们家住的那个堡子,每天只有一趟车能通宽甸县城,孩子的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赶紧往县医院送,不管哪出血了,一出就不止。记得那是零八年冬天,也就是孩子得病的当年的冬天,那天孩子的鼻子又开始出血了,又得去县医院了。打从孩子得病那天起,只要出门,孩子就像长在了爸爸身上似的,她爸也因为孩子一天也没出去打工。那天天真冷,孩子鼻子出血的时候,公交车已经过去了。孩子爸爸就赶紧用被把孩子包起来,我帮着用绳子捆在后背上。我们家离有车的公路道不是太远,也就四里来路,可要过一道江。冬天了,江面结了冰,还好走,可江边有一小段江堤,不长,可太陡了,还滑。她爸背着孩子,眼看着就要上去了,可他脚下一滑,本来看着她爸是向后倒着的,可她爸硬是拽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树枝,她爸就一下子趴在了地上,从上面一直下滑到江面上,就是在滑下来的时候,她爸爸还是用一支手放在背上孩子的身上,脸被划破了,鼻子出了血。她爸太疼这孩子了。
零九年春天,还得去医院,还得过那条江。人们常说,宁走冬天一寸,不走春天一尺,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因为冬天的冰是一天比一天厚,只要能走人了,你就可以放心地走,可春天的冰是一天天的化,到了春天冰就酥了,看着挺厚,但走上去很危险。到了江边,孩子爸说,我先走,你们离我远点儿,我要是过去了,你们再过。看着孩子有病痛苦的样子,听着孩子爸的话,我眼泪就又下来了。我坚决地说,她爸,今儿咱一起走,要活咱都活,要死咱都一起死。
从孩子得病那时起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给孩子治病就花了十多万,家里原来攒的不到五万元钱,早就用完了。后来的日子,不管是在家还是到县医院还是到沈阳,他们共同经历了,感受了,感动了:还是好人多。爸爸妈妈说,孩子能活到今天,我们得感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
在他们记得很清但又零乱的叙述过程中,我给他们的梳理了一下:
乡亲们——
在得知孩子得病之后,看到我们这么对待这个孩子,乡亲们感动了,在孩子刚病时,每天都有人来看望孩子,临走的时候都会留下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给了我们一万多元。
出租车司机——
孩子要定期输血小板和血,而县医院没有库存的血小板,每次都得我自己去丹东取。为了缩短时间,从丹东医院取了血小板,就得赶紧打车回来。那次我取了血小板坐上了出租车,我的手就始终放在胸口,一时也没离开过。司机看着我,可能感觉有点奇怪,就问我怎么回事儿。因为得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宽甸,我就跟他讲了孩子的病和我们的困难,还有,给他讲了为什么我老捂着胸口,那是血小板生存的温度只的22度以上,所以只有放在怀中,不然拿回去了也不能用了。司机听了,再一句话也没说,临到下车了,我给钱,他不要,再给,他急眼了,说,大哥,我要要你的钱,我还是人吗?我下了车,看着远去的车,我深深的为这司机行了个礼。


列车长——
那年我们去沈阳,再让专家看看孩子的病。在火车上,我们坐的车厢就临着餐车。中午快要吃饭的时候,孩子看到了来往去餐车吃饭的人,还有就是可能闻到了餐车里面出来的菜的香味儿,就嚷着要去餐车吃饭。那会儿,别说去餐车吃饭了,就是我们大人的饭,我们都省着吃,我拿出了只为孩子买的面包,哄着孩子吃。可那天孩子是真不听话,也许是我们家好久也没吃上那么好的饭菜了吧,孩子不吃面包,一个劲地哭。这时候车长路过我们身边,看着孩子灰灰的小脸和那不断溜的眼泪,就问起了我们,我就把孩子的事跟他讲了。列车长二话没说,领起孩子就到了餐车,让服务员给炒了四份饭菜,说是你们一人吃一份,余下的那份留给孩子下顿吃。那顿饭,我俩看着孩了吃的香香的样子,孩子笑了,我和孩子爸哭了,我把那三份饭小心地放进包里,留着给孩子。
刘庆,丹东经贸公司董事长——
那年,我们从沈阳回来,到丹东下了火车,我们就一分钱也没有了。我说,孩子爸,你带着孩子,我去要吧,看看能不能要点钱,给孩子买点吃的。可丹东,我一个山里人哪知道哪是哪啊,那时候,我们抱着孩子,在丹东就已经转了很长时间了。我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牌子:丹东经贸公司(我就只记得这几个字了,不全)。我就走了进去,见到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我就跟她讲了孩子和我们家的事儿,说孩子饿了,能不能帮帮我们。她出了门,看见了在台阶上坐着了父女俩,看了看孩子,回头就把我领到了一个屋子里,对那里的一个人说,董事长,这是个遇到了困难的好人家,我们帮帮他们吧。那个叫董事长的人让我坐下,让那个女人把门口坐着的他们俩也叫了进来,让我们慢慢讲。听着我们的事,我看到了董事长哭了,但他没让眼泪流下来,用桌子上盒子里的纸一个劲的擦眼睛。当即,他拿出了一千元钱给我,让我先领着孩子出去吃点东西,让我们下午回来。我们吃了饭回到公司,董事长拿着挺厚的一摞钱给我们,说是单位同事捐的,一共二千八百元钱。临走,我问了一个人那董事长叫什么,那人告诉我他叫刘庆。那年过年,刘庆董事长打来了电话,问了孩子的情况,给我们汇来了一万元钱。
镇、村领导——
我们家的房子是八五年盖的,用的材料是石头和泥,一共48平方米。
时间久了,房子哪都不行了,夏天房上漏雨,冬天墙透风,原打算修修住着,可这几年孩子有病,一是没有了心事去弄,再也就是没有钱了。可夏天还行,冬天了屋子里冷的实在抗不了,我们俩大人抗冻,可孩子这病就是怕感冒。一零年那年冬天,天格外的冷,看着孩子整天趴在被窝里,小脸儿更是灰白了。实在没办法,我们找到了镇里和村里,想让政府帮着修修房子。镇书记宋延军听了,马上就安排镇里相关部门领导,只要是政府有惠农资金的,都要给我们家照顾。一一年春天,我们家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都像是领导,我们村书记曲秀云陪着的。他们看了以后,合计了一会儿跟我们说,你们家的房子修实在是没有价值了,我们镇里给点儿,村里帮点,你看你们能不能跟哪弄点钱,我们帮你家把房子重新盖一下。当时我们就哭了,别说盖新房,就是修旧房的钱我们也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啊,给孩子治病,还欠着乡亲们十多万元钱啊。领导们就劝我们别难过,说大家想办法,一定帮你们解决。后来,镇里给了我们一万二千五百元,镇里又跟县民政局给我们要了一万元,村里帮着给办置了水泥、砖什么的,我们这盖房有了眉目。
这房子是大伙帮着盖的。有我妹夫赵明友爷俩,两个外甥石景龙、石景宽,还有镇里有个做小买卖的高华东以及乡亲们。先说下高华东吧,我们没亲没故,可他一个在镇里做小买卖的,不容易,这几年来帮了我们家很多,有一万多元钱了吧,每年到快过年的时候,他都会送来很多过年吃的用的年货,有很多都是我们家平日里见不到的,像鲤鱼啊牛肉啊什么的。盖房那会儿,妹夫爷俩、石景龙兄弟俩是主要的大工,乡亲们谁有时间了,就来搭把手,干完活了就走,饭也不吃一口。就这么的,门窗买旧的,工是大伙出的,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家的房子盖成了,真漂亮啊!墙是白的,夏天不漏雨了,冬天也不透风了,孩子也不用再遭罪了!
王悦,原宽甸县妇联主席,现任宽甸县政府副县长——
一零年夏天,我听说妇联有可能帮孩子治病,我就到了县妇联。当时在场的一个女人,我不认识。当她听完了我们家的事后,让我把电话留给她,说如果有可能了,她一定帮助我们。这个女人,就是王悦,就是现在的副县长王悦。一天,王悦突然领了三个人来到我家,跟我说其中的两个人是老板,还有一个人是县医保中心的领导。这几个人的到来,解决了我们家当时的太多的困难。一下子,这几个人给了我们一万九千元,后来县医保又给孩子治病一万元。一三年秋天,孩子血小板输上了,可没有钱输血,只输血小板是不行的。没办法,我们又找到了王悦,那时候她已经是副县长了,她听了情况后,当即给县医院打电话,说她给担保,让把血给输上。孩子输上了血,我们真的想从心底里谢谢王县长,我们就领着孩子到了王县长的办公室,王县长看着孩子,鼓励我们要坚强地活着,要勇敢地面对生活,临出门,还给了孩子一千元钱。


孩子王颖芳——
叔叔,你是要写我爸我妈吗?你是要写我吗?你是要把我们家的事儿告诉人家吗?叔叔,你告诉大伙儿吧,为了我爸我妈,我现在真的不想死了,我想活着,虽然我不能上学,但我现在能写好多好多的字了,我会算好多好多的题了,在家了妈妈教我,我就用心自学,我行的!我要活着长大了,挣钱来报答我爸妈,报答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们!
懂事的知道感恩的孩子!
不由的,我感悟着生命,更感叹着真情了:没有血缘的亲情,没有血缘的友情,这些所有围绕着这病着的女孩儿的,不就是人间的真情吗?这份份真情发自心底,出自无我,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啊!写到这里,我的内心底突然间生出了一个问句:朋友们,看到了这里,你还会说“血浓于水”吗?!
不仅仅是血浓于水吧,这里体现的,是情。
这情,暖暖的!
这情,将永恒!
这会儿我能够肯定地说,这对夫妇是最伟大的人,最高尚的人,最爱心的人,最值得敬重的人。孩子治病这六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用汗水,用辛劳,用那棵质朴善良的心,与我们这国度里好心的人们一道,谱写着王颖芳这个稚嫩的生命之歌,这歌里不仅唱着悲凉,这歌里更唱着希望!
善良是国人天性之根本,仁爱是国人心怀之体现!
我怀着一棵敬重和祈祷的心,在这里喊上一声吧:就让国人天性之根本,心怀之体现,在女孩这里得到接力吧!拿出你的技能,献出你的爱心!就不能一下子治好这孩子的病?


续:我对再障性贫血这病不是太了解,也就不知道怎么能够治疗这个病,在网上查了,有好多的医院说是能治。为了弄明白孩子病,我专门走访咨询了宽甸满族自治县中心医院主任纪殿玲。
问:我是县计划生育协会的,想了解一下步达远有一个叫王颖芳的患再障贫血的孩子的情况。
答:这孩 子我知道。我们县医院没有血液科,从有病到现在就在我们科治疗。
问:这孩 子现在的病情怎么样?
答:现在时间挺长了,有6年了吧。从孩 子有病时开始,我们就建议到大医院系统检查治疗,但他们好像没有系统治疗过,这个病的治疗费用是很高的。现在做为我们基层医院,他们家不言放弃,我们也就积极治疗,以前输血和输血小板的时间间隔还挺长,现在是七到十天就得输一次。不过,就现在的输血小板和血,也就是维持,不是治疗。
问:现在输一次血小板和血得多少钱?
答:得三千元。
问:这钱跟哪来的,你知道吗?
答:不知道。但这孩子能按时输,我觉得会是挺不容易的,毕竟是个农民家庭。新农合能给报一部分吧。
问:现在孩子这病从治疗(不是维持)方面讲,该怎么治疗?
答:分步吧,一是药物治疗:甲强龙,丙种球蛋白,球孢素A,雄激素。这个方案就是刺激造血;二是骨髓移植,但得有合适的配型。这两个方案的治疗,都是需要很多钱的,得到大医院。
问:也就是说,要是做系统治疗的话,这孩子的病是能够治好的,是吗?得多少钱?
答:有可能治好。得三十多万吧,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
三十多万,对现在的这个家庭来说,该是个天天文数字了。这些年来,为给孩子治病已经花了四十五万,相识不相识的,帮了有十五万,家里挣的钱都用在了孩子身上,现在还欠十来万。
帮帮这个家,帮帮这个孩子吧。

Tags:辽宁丹东宽甸 王颖芳 再障贫血 爱心 责任编辑:691527559
1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上一篇]钓鱼岛的幕后真相 [下一篇]您和自己聊过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总部联系电话:13731554653 QQ:530761333 邮箱:530761333@163.com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林西
技术支持:世界学习室(联系QQ:530761333)
备案号:冀ICP备09030492号 代理备案QQ:530761333